汪滔:无人机载着梦想飞

国内新闻 10个月前 (01-17) 1,104 人围观


 在空闲的时候,34岁的汪滔会到一个风景如画的地方,放飞一直存放在汽车尾箱中的一架无人机。“我无法变成一只鸟,无人机在空中拍下照片或者传回视频,可以代替我的眼睛,实现我在飞行中俯视大地的愿望。”

事实上,直到高中有机会买到直升机航模之前,汪滔并未见过直升机。他回忆说,那架航模第一次起飞就摔得稀烂,却更加坚定了他“纯粹”的梦想,做自己的无人机。

而现在,在全球无人机市场,汪滔所创建的深圳市大疆创新科技有限公司(简称“大疆创新”)已占据了七成份额。凭借领先的技术,“会飞的相机”让大疆创新拥有遍及全球10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无人机客户,稳坐全球飞行影像系统的先驱之位。

坚守梦想“飞”进民用市场

在很小的时候,汪滔从父亲的口中知道了直升机,他梦想有一天“想飞哪就飞哪,想怎么飞就怎么飞。”为了这个梦想,汪滔有了自己的志向,“长大了做一名科学家。”

采访中,汪滔无数次使用了“纯粹”这个词——他的梦想始终没有改变过。

为了实现梦想,他曾经打算去美国留学,而最后却进入了香港科技大学电子与计算机工程学系。

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无人机以遥控直升机为主,并且只为专业研究机构和航模发烧友所专享,离百姓生活遥远。汪滔和他的队友们最初也走不出直升机这个思维圈子。2005年,在准备毕业课题的时候,汪滔和其他两位同学说服老师,同意他们以遥控直升机的飞行控制系统作为研究方向,汪滔团队还由此获得了近两万元港币的课题经费。

2006年,汪滔瞒着导师在深圳创建大疆创新。在一间民房里,和众多的创业者一样,汪滔团队饱受了前期的艰难,尽管有人离开,而他始终坚守。

他要飞。

很快,遥控直升机的飞行控制技术在全球获得了很多认可和利用。汪滔发现,在全球无人机领域,更多的人开始开发多旋翼无人机。他敏锐地感觉多旋翼无人机将引领市场,于是把飞行控制系统有针对性地进行了改进,由直升机的研发转向多旋翼无人机。

航拍,曾经是普通人不敢想象的东西。随着多旋翼无人机的兴起,一些发烧友开始在无人机上加装摄像机。在这个时刻,无人机还处于爱好者的DIY时代,很多东西包括摄像机需要自行组装。

2013年,大疆创新推出世界首款航拍一体机引发业界轰动,轻松实现了无人机“傻瓜式”操纵。这标志着航拍只能用工业级无人机的局面彻底改变,无人机作为普通消费品进入千家万户成为可能。大疆创新无人机因此被称为“会飞的相机”。

从航模应用拓展到民用市场,大疆创新无人机开创了一个新的领域。作为“纯粹”的梦想者,汪滔坦言,“我的梦想只实现了一部分”。实际上,他还有一个更高的梦想,“‘中国制造’还没有摆脱靠性价比、仿制来取胜,在国际上成为了便宜和低端的代名词。依靠技术创新让‘中国制造’代表高质量和高品位,是所有国人的梦想”。

两年创新技术储备保证全球“霸主”地位

汪滔真正发现自己在技术上的爆发点,是在香港科技大学一次机器人大赛上取得成功。

早年的遥控直升机,很难实现悬停。汪滔的大学毕业课题研究正是从这方面着手的。但事与愿违,在毕业的时候,他的研究成果并没有获得好评。

在大疆创新成立三年后,汪滔的第一代无人机飞控系统XP3.1正式问世。随着国外无人机发烧友测试应用,该系统迅速在全球引起关注,大疆创新由此接到了较为稳定的订单。

2013年,大疆创新正式推出精灵Phantom 2 Vision。它把无人机飞行控制系统、摄像系统、图像传输系统等模块充分整合到一个集中平台,这就是世界闻名的首款航拍一体机。

摄像机装到了无人机上,航拍得以实现,但依然有不如意的地方,比如,无人机在风中一抖动,拍摄画面就会受到影响。如何解决这一问题?汪滔和他的团队陷入了思考。随后,大疆创新推出精灵Phantom 2 Vision+无人机,加增三轴陀螺稳定云台。有了这种云台,不管无人机在风中如何摇摆,摄像机都能稳稳地传回画面。同时为了避免无人机在拍摄时会受到机器脚架的影响,大疆创新无人机还开发出可伸缩式脚架。为了保证安全,大疆无人机还通过软件设置,在机场等重要场所附近,自动控制禁飞。此外,大疆创新是世界上第一个做直接驱动陀螺稳定云台的公司,用电池直接驱动相机,一下把行业的精度标准提升了几十倍。

2014年4月,在三轴手持云台“如影”面世时,大疆推出全高清数字图像传输系统Lightbridge。这年11月,世界上首款自带4K相机的无人航拍器Inspire 1诞生。而今年大疆第三代产品精灵Phantom 3系列的亮相,推动了全球消费级无人机市场变革。

如今,大疆创新已经拥有八百余人的研发团队,在陀螺稳定云台、飞行控制系统、航拍相机、图像传输技术等方面,全球的同行只能远远地看到她的背影——大疆创新通常有两年的创新技术储备,以保证在全球同行中的“霸主”地位。

在美国,大疆创新的无人机已经被用于消防救援,在公安、森林、农业、测绘、物流和家庭航拍等方面,还拥有宽广的市场前景。在2015年《Fast Company》消费类电子产品创新型公司评选中,大疆创新位列第三,是唯一入选的中国公司。

对此,汪滔面对媒体如此评价自己:“我是一个无人机公司研发者中优秀中的一员。”

“行业发展不是一家企业的事情”

大疆创新有一条企业铭言:“激极尽志,求真品诚。”汪滔说,之所以不像很多公司一样用一句成语作表达,是因为“成语都被人用滥了,缺乏创新”。

他强调,无人机行业需要发展,但“行业发展不是一家企业的事情”,他呼吁行业人士共同推动创新。

参加香港科技大学的机器人大赛,是汪滔人生中一道很深的烙印。为此,大疆创新对机器人赛事进行了赞助。今年,由大疆创新发起并承办,共青团中央学校部和全国学联秘书处联合主办的RoboMasters2015全国大学生机器人大赛将于多个城市展开,这将引发150余所高校和近160支机器人团队的激烈对抗。在汪滔看来,这是一个促进科技创新的绝佳方式。他说,世界上有一级方程式赛车,舒马赫能成为超级明星,那么发明家、工程师为什么没有一个可以成为明星的大赛平台?即便成不了明星,他们也能成为各行各业的创新人才。

时下,加入无人机开发创业的年轻人越来越多。针对这些潜在的竞争者,汪滔并没有过多的担心,相反他认为,大家一起来做,共同推动行业创新,行业才能快速健康发展。几年来,大疆创新为一些创业者进行了投资。汪滔告诉记者,大疆创新以后不光是做整机产品,同时还为行业提供技术支持。为此,大疆创新今年开始推出开放性平台SDK。一个软件工程师很容易就能够在这个开放平台上开发出他自己的代码,满足各行各业的需求。这样,初期创业者或者同行企业就不用再像大疆创新一样需要用9年的时间来做基础性研发。对于这一点,汪滔多少有些遗憾。他说:“我们的SDK还是推得有点迟,如果早一些推出,一些同行就不会那么辛苦。”

说到遗憾,还有一件事情在汪滔心里挥之不去。从一开始,他就是企业的负责人,因此缺少了基层锻炼的经历,这让他不能像很多企业高管一样具备高超的与员工沟通和换位思考能力,“如果有可能,我希望能到某企业去打两年工,补上一课,增加企业的管理创新能力。”

(来源:科技日报  作者:李来 刘传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