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公众号
手机版
​​新浪微博
会员登录
关于我们  |   商务合作  |  友情链接   |  意见反馈  |  人才招聘
北京云翼同创科技有限公司 深圳高博特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 © 2018 京ICP备16044150号-1                       

跨界 · 融合 · 服务 · 创新



双击此处添加文字
新闻聚焦
行业技术
首页  >  新闻聚焦   >  行业技术  >   详情
国外风生水起 国内无人机配送发展如何?
来源:钛媒体 | 作者:郑开车 | 发布时间: 2022-07-25 | 446 次浏览 | 分享到:
在疫情期间,无人机已经用于核酸检测样本、血浆、药品等医疗物资的配送试运营,也提高了无接触配送的接受度……

即时配送还可以更快吗?

在澳大利亚,谷歌旗下的Wing将每单最短履约时间缩短到25秒左右,其秘诀是:使用无人机配送。

在中国,和无人机配送有关的政策也正在推进。近日深圳市规划和自然资源局编制了《深圳市物流配送站规划配建指引》(以下简称“《指引》”),其中提出物流配送站的建设宜考虑未来技术发展,合理预留无人车、无人机、地下管道配送等设施空间。

有了无人机的加持,深圳市定下一个小目标:社区配送15分钟送达。

或许在5到10年之后,无人机配送或将走进我们的日常生活,空中都是各种各样的作业飞行器,在你看不见的地方,它们组成编队、翻山越岭,井然有序得执行各类物流任务。

民航局2020年发布的数据显示,我国无人机生产运营企业已超过1万家,无人机的商用飞行达到了159万小时,增长率在30%以上。

无人机的爆发式增长以及未来几十年的增长趋势,向我们描绘了一个科幻感十足的生活图景。但在当下,如何突破技术瓶颈、解决安全问题,以及开发与其相适应的商业模式,是每个入局的企业需要思考的问题。

京东、顺丰、美团入局场景有别

这些年,由于无人机技术的成熟,大批无人机公司相继成立,通过天眼查APP搜索无人机,会发现相关公司数量竟达到近7万家。

 

在摩根斯坦利去年发布的研报中,预测2040年UAM(Urban Air Mobility,城市空中交通)市场的规模将达到1万亿美元,其中货运物流的份额将高达52%。

在疫情期间,无人机已经用于核酸检测样本、血浆、药品等医疗物资的配送试运营,也提高了无接触配送的接受度。

疫情时期的配送只是无人机物流大规模落地前的“开胃小菜”,更诱人的应用前景依赖于市场规模更大的需求。

随着电商下沉和农产品上行,为了打通物流的毛细血管,美团、顺丰、京东等企业纷纷加码布局、生鲜、日用杂货等品类加入无人机配送的货品范围,一场货运无人机的“军备竞赛”正在升级。

据悉,京东早在2015年就开始探索无人机送货技术,此后建立了干线、支线、终端三个层次的无人机物流配送和通航物流体系。最终将构建“空地一体化”的智能物流网络,以满足不同应用场景下降本增效的目标。

对京东来说,由于城市地区的本地仓和自营模式已经颇为成熟,所以对无人机配送的布局更多是想要将电商业务扩展到物流落后的农村地区。

美团则基于更加高频的外卖配送业务,希望构建“空地协同”的本地即时配送网络,致力于为用户提供3公里、15分钟的标准配送服务。目前在深圳已运营近一年时间,与10余个品牌达成合作。

顺丰的野心一点不比美团小,不仅有无人机同城急送业务的试运营,还看到了支线物流领域的机会。1月25日,顺丰旗下大型无人机公司丰鸟科技取得支线物流无人机试运行和经营许可,将在特定场景下开展吨级大业载、长航时支线物流无人机商业试运行。

可以看到,虽然几家企业布局无人机货运的场景不一样,但都是基于自身已有业务降本增效的目标对货运无人机进行布局。

对于不同的场景而言,其落地难度和商业的想象力都有较大差别。

其一是应用场景的差异,末端配送的难度较大,而在干线物流和支线物流领域,无人机物流运输的技术已经较为成熟。

以顺丰为例,早在2018年,顺丰就开始尝试在支线物流场景使用飞鸿-98大型物流无人机,值得注意的是,这款飞机的研制是以军用运输机运五-B运输机为基础平台,而运-5B作为军用运输机,在农业撒播、医疗救护等方面也已经有几十年的服役。

这就意味着,在支线物流领域,货运无人机的应用并没有太高的技术壁垒。由于解决了飞行员短缺和驾驶疲劳问题,能够明显有助于提升支线运输效率和降低成本,因此其商业前景相对比较清晰。

但是和美团的即时配送业务相比,后者手中掌握着大量C端用户,引入无人机配送后,即配的用户体验会有一个更明显的提升,由此延伸出一些商业模式上的创新,想象力更大。

其二是落地的城乡差异。在经济发展程度不同的地区,由于基建和人口密度的差别,也导致货运无人机落地的难度不同。

很多行业人士认为,人口稀少、基建落后的农村地区,无人机货运落地的难度反而较小。比如,谷歌旗下的Wing无人机送货试验,都选择在美国佛吉尼亚州、澳大利亚堪培拉等人口密度较低的地区。

京东无人机团队负责人刘艳光也曾表示,“京东无人机先从农村做起,可解决农村的物流高成本,也可以让京东的农村电商不断下沉的这条路走的更快更好。”

城市和农村落地难度的差别,最主要的原因是,无人机物流不仅是无人机的技术,还离不开配套的基础设施网络。

例如在深圳市,无人机配送涉及到空域申请、监管和多部门的协调,需要经多个市政府部门审批,城市地区各种电磁信号的干扰也更多,对技术和路径规划构成更多的挑战。

而在农村、乡镇等郊区,所需的无人机物流基础设施网络比城市更容易建设,无人机配送更加容易部署。此外,在地形以高原、盆地为主的西部地区,由于山路崎岖,高速公路网络并不发达,无人机物流被寄予厚望。

乡村地区落地相对容易,但也要考虑到农村居民消费能力偏弱,是否愿意为更高效的配送支付更高配送费用,也是一个需要考虑的问题。

总的来说,从应用场景和地区的对比来看,以上布局无人机货运的几家公司,商业潜力越大的,落地难度似乎也越大。